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

跨越22年的传承(援摩日记) ( 2016-04-29 )

跨越22年的传承(援摩日记)

 

12月24日是西方的平安夜,不过对于摩洛哥人来说,这天恰巧是先知默罕默德的诞辰日,所以摩人医生早早就和我更换了值班,他们则带着家人出去度假了。 
    忙碌而充实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! 
        下午15:30,我的值班电话又响了起来,传来了产房助产士Zubida的声音:“李医生,你过来一下吧,刚刚有一位从菲斯来的孕妇指名要你们中国医生开刀”。怀揣着纳闷而疑惑的情绪,我来到了Admission,看到一位20岁出头的大肚皮正等在那儿呢!既没宫缩、见红也没胎膜早破,这不是急诊啊!尽管有些抱怨,但我还是叫来了Zubida和我一起询问病史。 
    这位22岁的准妈妈孕41周,两天前在菲斯的CHU已经做过B超,摩人医生告诉她,“羊水过少”需要手术终止妊娠,但她不知为什么没有听从医生建议,而是“自作主张”地又把bebe藏了2天后又驱车80公里从菲斯赶到了这里...... 
  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已顾不上责备这位孕妇,立即再次为她进行了超声检查。果不其然,宫内已几乎没有羊水,胎动非常微弱,胎心频率明显低于正常!“快,立即叫麻醉小组,实施剖宫产!”我当机立断,下达了紧急手术的命令。麻醉小组非常配合,仅仅15分钟后我就顺利取出了胎儿,万幸的是,只经过简单的复苏抢救,这个7斤4两的小生命就恢复了自主呼吸,开始了他的人生之路。

手术过程很顺利,术后我见到了产妇的母亲,她在握住我手对我说“谢谢”的同时,向我道出了为什么要选择中国医生手术的原委。 
    时间倒回到22年前——1993年的塔扎,当时这位产妇的母亲也正身怀六甲。10月份的某一天,伴随着阵痛和大量阴道出血,她来到了我们医院的妇产科,急诊超声显示:“孕40周,中央性前置胎盘”,绝对的手术指征,但非常棘手的是:术前急诊血常规提示“重度血小板减少”,请来了realimateur进行会诊,也表示在这里手术相当危险,建议将产妇转菲斯处理。这时,一位在这里工作的中国妇产科医生站了出来,她说:产妇的情况已非常危急,如果转菲斯手术,途中极有可能出现胎死宫内的后果,必须立即手术终止妊娠!于是她力排众议,选择了担当和责任。手术有惊无险,一个6斤6两的健康女婴出生了,产妇也出血很少,术后恢复得很快,4天就出院了。后来,她们举家搬到了菲斯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当年的那个女婴逐渐长大、结婚、怀孕,成了今天我的产妇......她告诉我,之所以不远80公里来这里,完全源自他们全家对中国医生的无比信任,并托了住在塔扎的亲戚才了解到今天是中国医生值班。她还说,她依稀记得,当年的那位中国好医生好像姓“Qian”,如果再有机会,她还要当面感谢她...... 
    晚上,我查了一下援摩纪念册,1993年在塔扎地区工作的妇产科医生有四位,其中真的有一位姓“Qian”的医生,无巧不成书的是,她竟然是我的恩师——上海市妇产科医院的钱来娣主任!时光荏苒,命运的大手再次将我和钱老师连接在了异国他乡的土地上,这算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安排吧! 
      40年来,有超过1700位的中国医疗队员在摩洛哥这片热土上工作过;40年来,“不畏艰险,甘于奉献,救死扶伤,大爱无疆”的援摩精神从未中断过传承;40年来,在摩洛哥人民心中留下了“中国医生=真主派来的天使”的光辉形象。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援摩队员们的忘我工作和精湛技艺,援摩精神才能薪火相传;与此同时,这样的援摩精神也深深植根于一代又一代摩洛哥人民的心中。 
    谨以此文感谢所有如钱老师这样的老一辈援摩队员们,感谢所有至今仍工作在摩洛哥的中国医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公利医院援摩医师李俊)